登录  / 注册    投稿

云计算的长期主义

2022-10-27 333 0

文/白杨 21世纪经济报道

10月26日,国际权威行业研究机构IDC发布的《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(2022H1)跟踪》报告,总体情况没有太大变化,整体份额阿里云、腾讯云和华为云名列前茅,综合 IaaS、PaaS及SaaS,阿里和腾讯市场份额继续国内前二。

不过,从细分榜单来看,中国云服务市场的IaaS格局也在发生一些微妙变化,天翼云进入前三,紧逼排在第二的华为云,阿里和腾讯在IaaS份额略有下降。

过往IaaS份额被看重,但从互联网云厂商近期策略可见,PaaS和SaaS更被强调。目前,腾讯云和阿里云都已经明确提出要加强PaaS和SaaS领域的投入。报告显示的调研结果,也看出互联网云厂商策略上可以接受IaaS市场份额的下滑,投入到更有想象力的业务。

以腾讯云为例,去年四季度,腾讯云提出将“健康可持续”作为To B业务的增长目标,而今年一季度,腾讯云进一步重新定位IaaS服务,从过去单纯追求收入增长向实现健康可持续增长所转变,并主动减少了亏损合同。

作为中国云计算市场的重要参与者,腾讯云的战略调整也折射着整个市场的风向变化。有分析认为,在数实融合的国家战略下,企业已经从最初的基础设施“迁移上云”,进入到借助云厂商的IaaS、PaaS和SaaS服务“深度用云”阶段。其中,PaaS、SaaS成为实体经济数字化升级的重中之重,长期来看,整个云计算市场或将呈现分化发展的趋势。

充满想象的PaaS和SaaS

当然,对于PaaS和SaaS的未来展望,并非部分云厂商自说自话。在国际市场上,微软Azure便是抓住PaaS和SaaS市场的机遇,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典型案例。

目前,微软的营收主要分为三部分,分别是以IaaS和PaaS服务为主的智能云业务、以SaaS产品为主的生产力和业务流程业务,以及传统的个人计算业务。

根据微软最新发布的2023财年第一财季财报,报告期内,微软智能云业务的营收为203.25亿美元,而生产力和业务流程业务的营收为164.65亿美元。可以看出,微软来自SaaS的收入已经在向IaaS+PaaS看齐。

事实上,在PaaS和SaaS领域的成功,也在帮助微软步步紧逼云计算领域的头号玩家亚马逊。一直以来,亚马逊AWS主要专注于IaaS+PaaS市场,对SaaS的布局很少。

但现在,根据研究机构Synergy Research Group的数据,微软除了在IaaS领域的市场份额仅次于亚马逊之外,在PaaS和SaaS领域,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。尤其是SaaS领域,据市场统计,今年二季度,微软的市场份额约为19%,而亚马逊甚至未能跻身前二十。

正因如此,微软Azure与亚马逊AWS的营收在逐渐缩小,并成为亚马逊在云计算领域最大的挑战者。

另外从营收的角度,虽然现在肯定是IaaS的体量更大,但是,IaaS市场已成红海,厂商之间的差异化也不太明显。

相对来说,PaaS和SaaS更轻资产化,虽然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追得上IaaS的体量,但这些服务的粘性会更强,订阅模式也会更健康。

所以,IaaS业务依然重要。而更具想象空间的PaaS和SaaS,才是云厂商押注的未来,只不过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耐心很重要。

战略转向

今年早些时候,腾讯云的掌舵者——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EO汤道生也谈到了他对于当前云计算市场发展的思考。

汤道生当时说,从外部来看,过去几年,云市场竞争非常激烈,大家很多时候会不惜代价地抢项目,拼收入规模。即使对腾讯这样体量的公司,这也是巨大的资本投入。过去几年的行业发展,很大程度上是资本驱动的。

实际上,在一个健康的业务生态里,不同的公司应该有不同的角色和定位,但过去为了竞争,大家都在抢市场份额,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收入,先搬进来再说。

“很多时候,这会让你揽下很多本不该承担的职责和责任,最后能力有限,要转包给其他合作伙伴,交付上也会出现一定风险”,汤道生认为。

而现在,腾讯云意识到,其应该扮演的角色是——专注做好平台产品,通过深度的技术能力,为行业生态提供可靠的平台工具。产品本身的能力更强、可配置化程度更高,才能更好的让生态伙伴做集成和个性化交付。

腾讯云之所以产生这样清晰的认知,则是受内因与外因双重驱动所致。内因方面,是在整个市场大环境下,降本增效成为了行业发展主旋律,腾讯集团也不例外。

所以,现在的腾讯云也需要去对亏损的、高风险、不适合自己做的业务说“不”。就像过去做项目,腾讯云喜欢做大总包,但其实它并不擅长,因此,现在在同样的项目里,腾讯云开始有意后退一步,让其他合作伙伴走在前面,而腾讯云只需要负责做好核心技术提供方。

在外因方面,以天翼云为代表的运营商云的崛起,也让云厂商们意识到,行业的分工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细化。比如运营商在销售渠道、行业关系方面都更有优势,尤其是在下沉市场,运营商的销售密度堪称惊人,再加上在很多项目中,运营商在获取集成商资质上也会更占优势。所以,集成商这个角色,天然更适合运营商云。

市场数据也佐证了这一观点。据统计,今年二季度,国内千万元以上的智慧城市项目达到237个,这些项目里三大运营商中标了100个,而BATH四家直接中标的项目加起来只有12个。

汤道生说,腾讯不一定要在政务业务里参与直接运营,这才是更符合腾讯发展的一个模式。也许收入数字有波动,但本质上没有改变腾讯在项目里扮演的角色与所创造的价值。

长期主义

对于PaaS和SaaS业务,汤道生则表示,在市场没有那么成熟的时候,才是PaaS和SaaS市场最好的入局时间,因为要比竞争对手更早布局,才能找到新的需求点。

就像腾讯云现在具备的一些PaaS和SaaS能力,很多是在五年前,甚至更久之前就播下的种子。

比如在CPaaS(通信平台即服务)领域,腾讯云沉淀出的产品矩阵包括即时通信(IM)、实时音视频互动(TRTC)等。据Gartner的研究报告显示,2021年,腾讯云在中国CPaaS市场上排名第一。

而在数据库领域,调研机构沙利文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分布式数据库市场报告》则将腾讯云数据库列入领导者象限,且增长指数排名第一。

沙利文评价称,腾讯云企业级分布式数据库TDSQL是中国分布式数据库领导者,可提供事务型、云原生、分析型等多种产品架构,且具备智能运维平台、 Serverless版本等标准统一的产品服务方案。

而取得这些成绩的背后,是腾讯在自研产品领域的持续投入。2021年,腾讯研发投入同比增长33%,达到518亿元,相比2018年已经翻倍。而今年上半年,腾讯的研发投入已超过300亿元。

基于此,腾讯也构筑起涵盖芯片、操作系统、服务器、数据库、大数据、音视频、安全等领域的自研产品矩阵。

这些自研产品,也为腾讯云的PaaS和SaaS产品带来了显著的差异化优势。比如腾讯自研的AI推理芯片紫霄性能相比业界提升100%;视频转码芯片沧海压缩率相比业界提升30%以上;智能网卡芯片玄灵相比起业界产品性能提升了4倍。

在助力实体经济转型这条道路上,腾讯云也做好了长期投入的准备,“我们可以花5年、10年把每一个参与的赛道都充分发展好,然后由N个具有健康模式的产品组成一个健康的CSIG,这是我更期待的”,汤道生说。

相关文章

打造“AI+化工”新范式!磷化集团、华为云、汉鑫科技签署大模型联创合作协议
华为推出业界首个大模型混合云
重磅!华为与美团达成合作,正式启动鸿蒙原生应用开发
北京亦庄 1000P 人工智能算力中心明年运营
航天英雄杨利伟:我国登月航天员将从前期执行过任务的人选中决定
OpenAI前员工创办的Anthropic获得亚马逊40亿美元注资

发布评论